关键字
文章内容
周宁平笑嘻嘻的二零一九
 
 
修改时间:[2019/01/10 22:06]    阅读次数:[75]    发表者:[起缘]
 

   又是一年,时间过得太快了,我还在准备过冬,春天就又快要来了。一直在回忆,回忆儿时,回忆昨年,甚至是回忆昨天,课本中的我是一概记不住的,多年前与朋友的玩闹却记得一清二楚,也不知说记忆力好还是坏。每天醒来,梦中的情景无论怎么努力都想不起来,也不知道梦见的是过去还是将来,又或是不存在的,异想天开的梦。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也是个怀旧的人,放不下过去才是最正常的表现,若有一天我不再提起过往,那才是怪事,恐怕是我病了,命不久矣,才不敢再提起,怕伤心过度,叹了口气就走了。

  本是想找个笔友,互发邮件。虽然现在已经可以语音视频,不好意思露面也可上聊天软件畅谈,可实时对话终究是没有一份份邮件好。活太多,一时半会说不清,想谈天说地,发表自己看法,还是一封电子邮件长短说起来才好。可惜我在错误的时间有了这个滑稽的想法,大概是受了前段时间看完的一部小说的影响,觉得在这纷扰的世界里,写点什么已经不容易,一份邮件,一位笔友,那已经是奢侈了。可能就我而言吧。

  我是看起来最活泼,但却在心里老实着自己那一套老实的人。我做了无数错事,以至于别人以为我是个没底线的人,当然,这怪我自己,可惜有些事已近没办法当面道歉,说也说不清了,只好把歉意放到另一件事,另一个人上,收起锋芒,灭了那一团无名火,泼自己一盆凉水,才能好好说话。这么下来,时间已久,也可以说是改掉了,结果长露着笑脸,真正高兴就高兴不起来了,很是怪。也没人相信,我是个老实人吧,我的那一套老实,是自己画出来管制自己的,我不是很了解自己,但在其他人都看不透我的情况下,这样是最好的办法了。

  我没有什么鸿鹄之志,早早就选择了安于现状,说我不求上进也好,脑子净水也罢,我选择了最安逸,去慢慢走完我的一生,长辈们说的复杂社会,我领教过,可我不会硬着头皮蛮干,我会极力避免任何可能的冲突,一生必定要有无数困难,要么绕过去,要么抱起来一起走。

  我非常看重家庭,最不愿意看到一家人因为利益冲突吵得不可开交,尤其是因为钱,明里暗里,吵架,讽刺,大打出手。本该和和睦睦的港湾,成了钱款交易所,一个个顶着自己施加给自己的压力生活,还总是嚷嚷着不公平,觉得全世界就自家揭不开锅,其实锅就没盖,只是倒扣了过来。平平淡淡,一日三餐,日升日落,回想一下当初,看看镜中的自己,这些难道不就是最初的幸福么?条件好了,就会有365bet体育在线追求是没错,可现在的那些追求不就是“酒足饭饱思淫欲”么?有几个是真正想要的,而不是闲着没事找事干?就算想要,就可以建立在家庭之上么?多年后我也要组成自己的家庭,但这不是必须的,我喜欢有人陪伴,但不是以这种形式,我祝愿朋友们幸福,我喜欢的人更是希望万事如意,但我不会亲自给,人都有犯错的一天,可能是我太过懦弱,我为了减少错误,就从根本上,彻底避免它的发生。哪怕为此挨一辈子训斥,当然,也没人愿意训斥我一辈子。各有各的活法,我选择最平静。

  一点点改变性格,这是我这十几年来唯一一件为了自己而坚持的事,如果我可以做到百分之百的忍耐,这世界就太美好了。我开始习惯了独自在家时冲着空气嘶吼,一直到沙哑,就泡一杯茶,坐下来缓缓,既不至于憋坏自己,又不会因为我一肚子的怨气伤害到别人。这样好宣泄的办法,何乐而不为呢?

  我最怕聊打算,因为和我聊的人同样是因为没打算才会到我这里找打算。连下一秒会发生什么都不知道,所谓的打算也就是在一片黑暗中行进时的自我安慰。除了那些有明灯的人,羡慕他们有方向,也可怜他们忘记走一走那大片的黑暗,不知道那会有什么,是惊喜还是惊吓,我的面前,这片黑暗里全是路,根本不存在固定的方向,又怎么会怕迷路呢?一步一步走,终有到头的那天,终有坐下来喝杯咖啡,看着四季交替,风霜雪雨的那一天。试试静静的坐着,看着窗外,听着雨点打在玻璃上,看着它们滑落,这难道不失为一种幸福么?看着鹅毛大雪妆点城市,夜晚五彩的霓虹灯照着一片银白,这难道不失为一种幸福么?

  感慨生活并不是年长者的特权,追忆过往也不是。每个人都会老,时间不管你作何,他都不会停下,有时并不是生活复杂,而是心太复杂,一加一等于二,你非要它等于三,可以说你是善于思考,也可以说你是吃饱了撑。有首说唱里有这么一句歌词“条条大路通罗马,老师说你又不去罗马,在这喊叫啥”,这便唱出了大多数人的状态了,抱着不同的观念,不同的信仰,不同的人生信条,却还要死命的模仿别人的步伐,这一模仿,走好了会迷失自己,走不好了会闪到腰。也许在多数人眼里我做错了,可我在做自己,没有做别人,五谷杂粮往自己肚子里咽,找不到,也舍不得为难了糟糠之妻,还是一个人做个“糟糠之夫”整天闲云野鹤,逍遥快活。

  我也是考虑过明天之后的,事实上自从我年过十八我就一直在想,只是无人相信,因为想来想去并没有一个很明确的目标,想要开个咖啡奶茶店也是想有个安静的生活环境,能养活自己也算是还了自己一个愿,忘了是谁第一次告诉我这个想法的。其实我记得,不愿说罢了。这个想法被指责被怀疑是正常的,毕竟在“正式工作”才叫工作的大环境下,我的想法太过平庸了,尤其是对于我的家人来说,这是天真且叛逆的想法,应该被扼杀。我是同他们说不通的,自然也就不再说了,反正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多余的挣扎也是徒劳。

  从几年前开始的怀疑,到现在的厌烦,我被宗教神话过的教条搞的头皮发麻,火雨也好地狱也好,信则有,不信则无,当然,这是佛教那一套,这里我借用一下。自从我亲耳听见家中长辈对我说着本族与异族的种种,还称其为教诲,我就知道,整天要我下地狱的,绝对与我相冲,而且太迷信,我写恐怖故事时都懒得用到的桥段,非套用在我身上,要换成我写的东西,可比这要不可名状的多,何不将我所言也加上,虽不是什么真理,也绝对可以吓唬信徒了。

  说得太多,没有好果子吃的。

  非要问我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这些都还不够。我呢,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是个可以搞到自己心力衰竭的主。他人对我否决就否决了,八字不合,聊不来,你有的我没有,我有的你没有,这是个体独立性,乱棍打死,有失公正,我会继续摸着石头过石头,一辈子就这么点时间,要么找借口让自己半死,要么找借口让自己高兴,平平淡淡才是真啊,都在说,谁有真的去做了呢?

 
 
 
 
 
 

365b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