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财富来自海上,危险亦来自海上
 
 
修改时间:[2018/10/21 09:05]    阅读次数:[21]    发表者:[起缘]
 

  清冷,枯黄的叶在夜色的冷风中,飘落于掌中。曾经的绿,已在岁月的催化中渐渐流去,窗帘的扯开,一个人在摇椅中看着电视中的点滴。《大航海》中,听着郑和对着明成祖朱棣的一段话尤为深刻,“财富来自海上,危险亦来自海上”,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智者才能看到的远见,但一人力量终抵不过众人的短视,在此后的五百年中国,发展轨迹逐渐落后于西洋之后,终有近现代百年苦难。

  对于海上,中国并非一味短视,在元代之前中国对外政策还是开放政策。在隋代之前,中国并没有将自己视为天朝上国地位,当时中国的对外认识远比隋之后要深远的多,就是最为强大的汉代时期,对外关系中,还是非常谨慎,并没有因为其自身强大而骄傲自满。其敏锐性也让汉帝国非丢土失地而亡,而是强汉而亡,这对于中国个王朝来说是个奇迹。在隋代开始,中国击败了突厥吐浑谷等强大国家之后,西域各国以至于东西亚都诚服于中国,中国为中心的上国地位开始确立,到唐代中国的这种观念更在太宗玄宗时代的战争胜利和辉煌文明中更为确定其地位。在于宋辽金时期,当时世界基本处于纷乱,强霸国时代已基本结束,宋辽金仍是当时文明世界中的强国位置,对外的政策因其对外关系及收入来源等因素,依赖于海上,可真是其依赖早就了中国最为辉煌的一刻,众观华夏唯宋最为富有,文化最为鼎盛。至元代之后,帝国一统当时的近二分之一的文明世界,短时间其帝国版图的扩大,也让身处草原时代的蒙古贵族有了短视,落后的奴隶文明也漠视了航海的用途,航海的唯一用处,就是成为了其统治者的私人财富的榨取手段。中国至此开始了海禁时代,明代郑和虽有壮举,但其目的也是其不可持久的后续,帝国的余晖还是随着统治者个人的因素沉入海底。漫漫长夜,帝国的对外被动性,让帝国的步伐逐渐落于曾经自认的蛮荒,鸦片的炮火让帝国的薄金版虚荣在烈火中燃尽,泱泱帝国百年受辱,耻辱的疤痕在撕裂着作痛。

  财富来自海上,危险亦来自海上,海洋波涛中并非一马平川,海洋的背后存在的文明与财富是人类发展的助推器,历史证明,困于陆上的文明终会消亡,勇于直挂云帆即沧海的方永存光辉。

 
 
 
 
 
 

365b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