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花雨拾遗
 
 
修改时间:[2017/05/10 00:07]    阅读次数:[178]    发表者:[起缘]
 

  南方的春天总是百花盛开,七彩齐放,香气四溢。春天是一个播种的季节,一年之季在于春嘛,总应该勤快为好,把这清新美丽的大好时光,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未免有些可惜,岁月只是向前,不会再来,惜之,惜之。

  春天的早晨是美丽的,又是极其清爽的,我总是定好闹钟,强打着精神也要从床上弹起,去欣赏这春天里的大自然美景,好在小区不远处便是一个城市的园中园——静心公园,公园的根基已有一些年代,只是近年有些扩大,成为一个新旧的结合体。说到新旧的结合,明白人一看就知道的,那些陈旧的石亭、石桥、石窗,还有路上的青石板,许多已有些风化破损,一看就是岁月留下的痕迹。穿插在里面的,许多花草树木,看着就是新种植下去的,特别是那些丈余高的大树,四周都用铁架撑着,就像一个学步的孩子,怕是摔着,与那些古式的物件有些格格不入。公园面积很大,园里有两湖,因形似太阳和月亮,分别的叫得日湖和月湖。这湖早先就有的,是天然的,还是人工挖成的,不去考证。日湖是圆形的,算是简单,而那个月湖,形似月亮,弯弯的,弯得有些可爱,弯得有些秀气。两湖就仿佛是公园里的两只眼睛,镶嵌在这片土地上。两个湖是相通的,湖面漂浮着一排排的小船,有手划的,像是绍兴城里的乌蓬船。也有电动的,形似小黄鸭,还有各式十二生肖形状的,看着是适合孩子们玩的。日湖和月湖,远不及杭州之西湖,但出现在这样的城中园,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竹林灌木,水中小鱼跃,湖面野鸭游,自有其独到之处。

  早起时分,进入公园,花草树叶上的露珠还在来回摆动着,那些摇来晃去的树枝,刚刚张开花瓣的各式花儿,仿佛就在这里露着笑脸,张开着双臂,迎接人们的到来。在这里,总是让人们看到,夫妻间的并肩畅游、儿女间的欢歌笑语、友人间的谈笑风生,所有的一切,与美景同在。

  我常是独自一人在公园里走着,轻轻的,静静的,慢慢的,转动一下脑袋,扭扭身子,踢踢腿,伸伸腰,行走在人行道上,低着头,有所忆,有所思,不太会去注意身边来去的早练人。

  春日的早晨,我总是喜欢走在小小的林荫道上,因为那里走动的人较少,给人一种静谧的感觉,身边那些抖动着身子向上窜的花草,给人一种春的气息。

  一日,正是想着心静的时候,悄悄地走在那里,静静的,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不知不觉中,伴随着轻微的声响,总是有东西飘落下来,以为是雨滴,可定睛一看,并不是下雨。我停下脚步,仔细观望着,想着是什么在飘落,什么在声响。我静静地站着,总是要看个究竟,让我惊异的是从树上飘落的小黄花在作怪,这恐怕是许多人想不到的,也是不会去注意的。我抬起头仰望而去,原来,身边许多树上长满了小小黄花,细细的,很密很密,随着阵阵微风,树上的花,雨一般飘落下来,落在我身上,落在花草上,当我回过神来去看地面时,早已是一片淡淡的黄色了。这才发现,其实,我一路走来,自己的脚早已是踩着了那花儿,顿感有许多内疚之感。

  也许,这就是传说中花雨,花雨没淋湿我的衣,却翻开了我的思绪,我一直这样呆呆地站在那里,无从下脚,怕是踩坏了那些小黄花。不知不觉间,远处照射出来的晨曦,已是映得大地生机一片。

  春天是花开的季节,人们总是沉浸在花开的喜悦中,置身于赏花的美景中,不会有太多的人去注意花落的伤感。春色的大地,鲜红的桃花盛开,洁白的梨花齐放,大家都会抢着时间,来到花树下,拍照留影,只是没人想到,过不了几日,那花就会铺天盖地飘落下来,任凭人们踩在脚下,因为此时,赏花的人大概已经忘记了刚刚逝去的花开,而在注意着树上的绿叶,而在欣赏着树上已经结起的嫩嫩的果子。许多时候,人们真的很无情,很残酷,无情得不如草木,残酷得让自己都难以接受。自古以来,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赞美着花草树木,在他们的眼里,花草树木既有自己的生命,又有自己的感情,总是向人们诉说着什么,只是懂的人太少,太少。“江南二月多芳草,春在蒙蒙细雨中”,“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如此等等,说的就是这个理。

  看着身边阵阵的花雨,让我想起了歌曲《丝路花雨》,“那是什么时候的花雨飘落在今夜的梦中,穿越记忆的山高水长,何处去寻找你的影踪”!富有诗意的词句,时不时地在勾起内心的许多感慨。

  享受着花开的良辰美景,一年又一年,一春又一春,多少年过去了,一直想着自己的惭愧和懊悔,想着自己错过了那么多花雨的时节,毫无同情之心,踩花雨似泥土,不禁让人潸然泪下。

  从此以后的日子,花雨总是在心头藏着,每当走在早晨公园小道上,深情地凝视着点点滴滴下落的花雨,又低下头看看被我踩着的那些小黄花,我总会一动不动地站着,有些傻傻的样子,心痛那些被我踩着的小花儿,不由得想起《红楼梦》中的葬花吟: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着实让人伤感。那宝黛之恋已成千古,林妹妹抹着伤心的眼泪,在那桃林下葬花的场景,总是让我伤心不已。多少次,手捧《红楼梦》而伤心;多少次,唱着“葬花词”而哽咽;多少次,望着花雨飘落的时节而叹息。真所谓漫天花雨一径诗,为她写到无言时。

  小小花儿,本长树梢,不知不觉,落于地上,复于根部。总是有人说,草木无情,草木没有生命,用“木头人”来形容那些没脑子的人,这实在是对草木的亵渎。在我看来,草木是多么的有情,多么的富有生命,只是它们没有开口说话,藏着那些要说的话儿。小小黄花,长在高高的树上,谁也没注意着它,偶尔随着阵阵微风而来的清香,才让人们感觉到它的存在,眼前的花儿随着风吹飘落一地,我竟然毫无察觉,竟然踩着花儿,没有一点点怜悯之心,深深的自责,那是罪过。

  从春到夏,从秋到冬,大自然的循环,总是花开花落。一季的花开花落,那即是生死离别,不会再相见,身边的这些小黄花,并不会在乎人们是否感觉到它的存在,因为它不需要取悦任何人,也许秋冬到来,小黄花已不复存在,成为累累果实,这一切都在向我们诉说着自己生命的存在。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来来往往,擦肩而过,没有人会注意我的存在,许多时候不如小黄花,即便如此,还是坚定地走好人生的每一步,不会太多地陶醉于花开的美景,更不会过多地因为落花而伤心,春去秋来,斗转星移,云卷云舒,今年的落去,想着来年一定还会有花季,让岁月带走那些曾经的忧伤,让伤心化作缕缕尘烟,让快乐在记忆中沉淀,人生即可在精彩中绽放,浪漫的人生,总是会有人与我牵手。

 
 
 
 
 
 

365b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