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西瓜,真甜
 
 
修改时间:[2016/07/14 14:07]    阅读次数:[128]    发表者:[起缘]
 

  文|东东

  王二伸个懒腰,眯着眼瞟一眼瓜田,一阵风吹过,吹的瓜田旁边的树呼啦啦啦响,太阳完全下山了,四周暗淡下来,只剩下旁边草丛里蛐蛐叽叽叽叽的乱叫。

  “嘿嘿”,王二自己干笑两声,扭过头看隔壁大花家的瓜田。天色已经暗淡下来,绿油油的瓜瓤子这会已经看的不清楚了,偶尔风吹动瓜叶翻一下,露出下面的圆咕噜的瓜,真巧好像也正对着王二嘿嘿的笑着。

  王二就一直瞪着大花家的瓜棚看,眼都眯成一条缝了,心里在倒计时的数着,瞪着,瞪着,数着。就看到那个飘舞着长发的大花走出来了,王二的右手也不自主的抖动起来。

  王二嘿嘿笑两声:大花妹子,你看你男人也真是,这么好的黄花大闺女放在家里也不心疼下,就知道在外打工打工,他不心疼就算了,要不让哥疼疼你也好呀。

  大花头也不抬:滚你娘的嘴,王蛤蟆,信不信老娘一会回去告诉小芹,晚上活剥了你。

  王二死皮赖脸:嘿嘿,大花妹子,要是让哥亲一口,活剥了我也认了。

  大花拿起水壶,起身,转过脸朝王二看过来,鄙视着说:有多远滚多远去,老娘不陪你贫嘴了,得回去给孩子做饭了,替我看着啊。

  王二挺了挺腰杆,眯着的眼睛睁大了许多,用手拍着胸脯,郑重其事的对大花说:大花妹子,不是我吹,有我王二在,哪个王八羔子敢来你家瓜田偷瓜,我非把他狗爪子剁下来给你泡酒。

  大花就咯咯咯咯的笑,转过头,瀑布一样的长发被风吹起飘着。领着水壶,大花走出瓜田,一步,一步,头发看的不清楚了,背影也模糊了,剩下一个模糊的点了。王二伸长了脖子,嘴里叼着一根狗汪汪草,使劲瞪着大眼睛,仿佛要聚焦下目光,穿透黑暗。终于啥也看不见了。只剩下,风吹过,大树呼啦啦啦啦的响着,旁边草丛里蛐蛐叽叽叽叽的乱叫着。

  王二想起刚才和大花的对话,一个人偷偷笑起来,又眯起眼睛,由于自己冷笑了几下,狗汪汪草在嘴里随着牙齿上下抖动着,也像当年王二第一次拉住大花手后,自己那只抖动着的手。

  大花是赵弯子村的,和王二的大王村仅仅一条河之隔。河面上没有桥,只有用一个个大石头摆在河里,隔一步就有一个大石头。那时候大花和王二都在另外一个村上初中,每天放学啊都要经过这条河。也不凑巧,有一次发水了,河水几乎淹没了过河的石头,仅仅露出来一个石面,就像在水里洗澡的小孩子,露个小脑袋。

  男孩子勇敢,一个一个嘻嘻哈哈的过了河。到了大花,那时候还是十二岁的小姑娘,扎着两条辫子,经常被男生在身后拉住拽一下,说是马尾巴。其中最喜欢经常偷偷拽大花辫子的就是王二。

  再说这天,男孩子们都过来河了,剩下一些女孩子不敢过。大花挤出来,说自己要过去,大不了掉河里弄湿鞋子,裤子。王二耷拉着脑袋,在河这边一动不动的盯着大花看,好像就等着她掉进河里弄湿鞋子。这样想时,不由得嘿嘿的笑起来。

  大花摇摇晃晃,两脚畏畏缩缩,慢慢的眼看就是最后一个石头就过来了。或许是为了炫耀下自己,她回过头,冲着身后其它的女孩子笑了一下。也就是这一扭头,脚下一个趔趄,大花手臂不自主的在空中摇摆,眼看就要滑倒。忽然听到扑通一声,大花右手紧紧抓住了一只手,背后也被一只手臂托着。回过神来的大花这才发现,是王二跳进水里,扶住了自己。

  王二大半截裤子都湿透了,大花的右手像被钳子拧住了,有些麻麻的。就听见王二呵呵呵的傻笑。大花顾不上多想,用力抽回右手,扭头恶狠狠的瞪着王二:懒蛤蟆,讨厌。然后急忙跑着离开了。只剩下一群男孩子在大笑着,哈哈,王蛤蟆,王蛤蟆。

  从那个时候开始啊,只要看到大花,王二的右手就不自主的抖动。

  想起这些事啊,王二不由得嘿嘿嘿的笑起来,看了一下刚才还抖动着的右手。

  天完全黑透了,放眼朝着村子望去,黑乎乎的,只能看到零零星星的灯光,一眨一眨,就像一个个小星星。王二站的累了,索性坐下来,嘴里的狗汪汪草吐掉,顺手在边上草丛里又拽掉一根狗汪汪草,叼在嘴里。

  忽然间肚子呼噜噜叫起来,哎呦娘啊,真球黑了,媳妇咋还不送饭过来。想着又朝村里方向看着,哦对了。王二抬起手用力的打自己的头。媳妇说了,今天炸油馍,不送饭了,让晚点自己带个瓜回去在家里吃饭。

  真他娘的,只顾着想大花了,把这忘了。王二心里骂着自己,想起媳妇的嘱咐,站起身走到瓜田里,准备挑选一个大西瓜带回家里。

  王二走进自家瓜田,弯下腰慢慢的一步一步走着,生怕一个不小心踩坏了瓜瓤子或者踩到自家西瓜。今年这二亩西瓜,自己起早贪黑的,对待亲生娃娃都没这么上心,这后天就要进镇上卖瓜了,想着想着就乐滋滋的笑出声来。

  一连挑了几个西瓜,王二都是摸了又摸,抱起来又放下。看着一个个西瓜就像是一张张毛爷爷躺在地里,真舍不得摘一个吃掉。

  又一阵风吹过,旁边大树哗啦啦啦的响,旁边草丛里蛐蛐叽叽叽叽的叫着。

  王二直起腰,可能弯腰时间长了,一阵酸楚从腰间传过来,不由得王二皱皱眉头。唉!他娘的,真的年龄大了。扭头想自个捶捶,正好看到隔边上大花家的瓜田。

  大花家的瓜田瓜瓤子又粗又绿,隐隐约约看到瓜叶子下又大又圆的西瓜鼓起大肚子似乎在叫着王二,叫着王二赶紧过去,赶紧过去。

  王二心里想,可不能这样,不能这样。但是这会脚好像自己抬起来一步一步慢慢走向大花家的瓜田。这可不行,咦,这可不行!王二在心里骂自己的脚,这他妈什么德行,赶紧给老子停住。可是脚并不听王二的话,一步,一步,近了,近了。

  然后王二就到了大花的瓜田里,寂静的四周忽然哗啦啦,叽叽叽的,啥东西这么响,真他娘的。王二冲着草丛里看不到的蛐蛐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等下老子非把你们都捉住捏死,让你们叫。

  这会脚好像占了上风,移动非常快,胡乱间摸到一个圆咕噜噜的西瓜,根本来不及细看,双手抱着,用力一扯,直把一根长长的瓜瓤子带起来。赶紧用手拽掉西瓜,用尽力气,飞奔着跑回自家的地里。

  到自家地里后,王二深深吸气,呼气,吸气,呼气。用手一摸,竟然额头上一层汗珠。四周安静下来,刚才的蛐蛐叽叽叽叽的叫声好像不那么大了。王二回头看着大花地里刚才摘瓜的那个地方,黑乎乎的,啥球也看不到。

  唉!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后,王二突然发现嘴里的狗汪汪草不见了。一手抱起西瓜,另一只手在草丛里又拽来一根狗汪汪草,叼在嘴里,哼哼着小曲儿,慢悠悠的走到瓜田边上。

  王二心想,一会回到家了,可以吃媳妇炸熟的油馍,自己也摘了大西瓜,可以拿刀破开,一起吃着这大西瓜。

  一阵风吹过,旁边的树呼啦啦啦的响着,草丛里蛐蛐叽叽叽叽的叫着。

  西瓜,真甜。王二再次看着手里的西瓜,喃喃自语。

 
 
 
上一页:梅花朵朵开
 
 
 

365b体育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