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文章内容
关于夏天 关于记忆
 
 
修改时间:[2015/05/20 22:07]    阅读次数:[153]    发表者:[起缘]
 

   十二年前的夏天,我读初一,懵懂少不经事。天性外向活泼的我经常和两三个死党打成一团,学习不是很上心。初二下学期班里转来了一个男孩,他叫培,一米八三的个子,稍瘦的样子,我没有仔细瞧上一眼。

   一次大扫除过后,我正和同桌聊播得火热的《还珠格格》,突然后背被人用笔轻轻戳了一下。培问:“能借我一本作文书吗?”诧异过后我还是借给了他。同桌告诉我,他得过一场不大不小的病,休了一年学,父亲是教育局的,母亲是职中的老师。我“噢”了一声,便又如过眼云烟了。

   真正注意他是在期末考试后,第三名后边赫然印着培的名字。年级篮球赛上,培一身清爽的运动装,潇洒的扣篮把我看得目瞪口呆,一株不知名的小苗慢慢发芽了。在那个学生划分优劣,成绩和中高考挂钩的年代,能和他同进前十名成了我最大的心愿。一次题目很难的政治考试,全班只有我俩九十分以上,当我们的名字回荡在教室,看到同学羡慕的目光,我似乎觉得平时很讨厌的政治老师此刻都变得异常和蔼。

   中考时培排名全市第五十八,我落后他五十五名,虽说同进了重点高中,但还是和进入奥赛班的培分开了,教室不在一个楼层。普通班班长的新鲜生活仍克制不住我的内心,不顾班主任的劝说分科时我选了文科,谈不上爱好,只觉得每天能和他同走一个楼道就很满足了。放学路上、下课教室、篮球场我都会不自觉地搜索他的身影,偶尔的眼神对碰会让我回味好一阵子。对比理科班的埋头苦读和文科班的悠然自得我迷茫了,又或许天生有一颗敏感不安分的心,高二下学期我让父亲托人转到了培隔壁的理科班,理由很简单,离培的教室只有一墙之隔,但这个理由父亲是不知道的,他只以为我是真的不爱好文科。

   一天晚自习,我收到满满一盒千纸鹤,激动溢于言表,但发现门口是个陌生男孩时,心情瞬间跌落到冰点。我想不通为什么送千纸鹤的不是他?想不通他看到我送的照片为何没有回应?想不通他的眼神蕴含的深意?

  时光就这么朦朦胧胧的过着,高考后培走了提前批北京的军校,而我上了一个普通的大学。大一时我给他写过信,打过电话,他也寄给过我一些穿军装的照片,但始终没有给我正面回应。大二刚开学的夏天,我把这些年的付出和点点滴滴的感受写给他,所有舍友都感动得泪流满面,我以为他也会感动,但两周之后的回信让我彻底绝望了,他只说了一些委婉的话,寄了一个帅气舍友的照片给我。我心里五味陈杂,眼前七个厚厚的日记本渐渐模糊,里面记录了我七年的心路历程,也装满了我七年的记忆和守候,我想过留作纪念,但最终还是一页页撕下来烧掉了,或许,还是想做一个了断吧!

   这个夏天,站在又一个七年的门槛上,我早已懂得释然。就算因为他我失去了考上名牌大学的机缘,也错过了那些曾经喜欢我的人;但我从没后悔过,他让我体会了人生最美的青葱岁月,用另一种方式成长。

   就算你不愿再提起,就算你现在生活幸福得无可挑剔,当你一个人静下来有一段难忘的岁月可以忆起,有一个进驻过你内心的人可以祝福未尝不是一件幸事。很多路,走过了还是会想起;很多话,说过了还是难以忘记;很多人,相遇了转身成了陌路,但愿身在远方的他一切都好……

 
 
 
 

365b体育在线投注